“巧剜明月染春水,轻旋薄冰盛绿云,古镜破苔当席上,嫩荷涵露别江溃。”诗人仅仅用28个字便将瓷器百转千回的美演绎得柔和似水,淋漓尽致。

瓷器之美,美在她“青如天,明如镜,薄如纸,声如磐,滋润细媚有细纹。”这是对瓷器制作的最高境界,也是对瓷器的最高赞美。

综观中国历代陶瓷器的美学发展史,从距今5千年前的模仿天然的葫芦器型发展而来的仰韶文化、马家窑文化彩陶壶之器型及各种生殖崇拜的图案,萌芽了整部华夏艺术史。商代典型的白陶罍虽然也是模仿商青铜礼器的,但其严谨刻画的回纹及兽耳纹饰,开创了陶器的雕刻艺术的一代艺术新风。汉越窑青釉瓷,成熟了原始青瓷的青绿釉技术,经两晋发展到唐五代秘色瓷,使深色的青绿釉发展到顶峰。虽然秘色瓷釉的最终形成,也是属于工艺性的。但古代先民在青瓷的发明发展过程中,注入了对大自然的青草、青山、青天的一种热爱、向往、信仰与崇拜,更多是属于观念审美、人文审美的范畴。所以,青釉的产生、成熟,本身蕴含着古代先民的一种精神理念的追求,其思想性大于工艺性,故其艺术含量也重于工艺含量。

尤其是宋五大名窑里的汝窑、官窑瓷,更是把古代先民追求“天人合一”的人生理念发展到极致。宋汝窑、官窑瓷,是古陶瓷史里面最具有审美境界、艺术境界的瓷器。虽然汝窑、官窑瓷里没有纹饰、没有瓷雕、没有图案,但其艺术性远远胜过一切有图案、花纹,及奇特器型的陶瓷器。因为汝窑、官窑瓷是我国古代文人包括帝王观念审美里最具代表性的瓷器。老一辈古陶瓷收藏家一直倡导:单色釉是瓷器审美里的最高境界。其实说的就是观念审美的审美境界高于西方形式美学的审美境界。

收藏
评论
自己看多无聊,和大家一起讨论起来!
发送